云南頻道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鄉郵員桑南才:怒江大峽谷里的“托厄哈扒”

2020年06月02日 09:18:22 | 來源:新華網

  桑南才是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怒江州分公司稱桿鄉郵政所所長兼投遞員、營業員,當地傈僳族群眾親切地稱他為“托厄哈扒”(傈僳語,意為“送信人”)。參加工作32年來,1人,1車,累計行程16萬多公里,送出100余萬份郵件,桑南才用一份堅守,在怒江大峽谷深處譜寫了一個“托厄哈扒”平凡而感人的故事(5月10日攝)。(文\羅春明、念新洪 圖\趙普凡、劉東)

  桑南才名頭上是所長,實則是一名“光桿司令”,直到前幾年妻子蜜曉琴加入,稱桿鄉郵政所才從“1人1所”變成了“夫妻郵政所”(5月10日攝)。

  隨著“快遞下鄉”工程實施,郵件量劇增。最開始那幾年,稱桿鄉郵政所1個月只有70—80件郵件,現在1個月的郵件和包裹能到5000件,1天的量就比過去1個月的還多。妻子在郵政所收寄包裹,桑南才在外送郵件,夫妻二人每天承擔著巨大的工作量(5月10日攝)。

  稱桿鄉地處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瀘水市。稱桿鄉郵政所負責全鄉13個村委會和鄉直機關單位的郵件投送,7條郵路全程380多公里,大部分路段人煙稀少,險象環生,一邊是刀砍斧鑿的絕壁,一邊是波濤洶涌的怒江(5月9日攝)。

  現在桑南才主要靠騎摩托車送郵件,送件效率大為提升,但危險系數也增加了。峽谷郵路彎急坡陡、危石嶙峋,從2001年至今,桑南才已經騎壞了五輛摩托車,第一輛更是騎了三天就摔報廢了。圖為桑南才推車上陡坡(5月10日攝)。

  在桑南才的記憶中,已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有一次,在一個急彎處連人帶車摔出路面,一個手指頭也因此摔斷。圖為航拍桑南才騎行在高山峽谷間(5月10日攝)。

  盡管郵路艱辛,但桑南才從未想過放棄,“自己選擇的路,酸甜苦辣也要堅持走到底!”圖為桑南才送件途中休息吃干糧(5月10日攝)。

  2001年以前,由于稱桿鄉不通公路,只能步行送郵件,平均每天要走四十到五十公里,送一趟郵件通常要五六天才能回到所里(5月11日攝)。

  除了路途遙遠,還要應對惡劣的天氣和隨時可能發生的地質災害。1997年的一天,桑南才送郵件返回途中,天快黑了,又突降大雨,河水暴漲,前方的橋被沖垮了,就在桑南才準備原路折返時,泥石流傾瀉而下,堵住了來路!進退無門之下,桑南才只能在一個石洞里窩了一夜(5月10日攝)。

  由于修路、塌方等原因導致摩托車無法通行,再加上怒江州特殊的地貌,村落分散,為了按時送達郵件,至今桑南才仍必須經常一個人長時間徒步在高山峽谷間送郵件。雖然很辛苦,但他一直堅持面對面投遞,一個都不漏(5月12日攝)。

  2002年8月的一天,因為害怕耽誤學生入學,桑南才冒雨前往20公里以外的堵堵洛村送一份錄取通知書,從早上一直走到天黑,終于到了學生家中。這名學生打開郵件一看,距離報到日期已經很近了,“托厄哈扒,如果你今天不來,我這輩子可能就完了!”桑南才欣慰的是,昔日接過錄取通知書的學子,如今已成為一名教師(5月12日攝)。

  32年來,桑南才經手的郵件有100余萬份,這其中有寄托親人思念的家書、有充滿墨香的報刊雜志、有承載學子希望與夢想的錄取通知書……因為山高谷深、交通不便,對于很多傈僳族群眾而言,“托厄哈扒”就是與外界溝通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橋梁(5月10日攝)。

  除了及時、準確地將一封封郵件送到村民手中,桑南才還經常義務幫鄉親們捎帶一些生產生活用品,只要打個電話或者提前說一聲,桑南才都會采購好并送上門,“他們出來一趟不容易,我順便就帶過去了,舉手之勞!”圖為桑南才幫助老鄉捎帶農資(5月10日攝)。

  怒江州屬“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是云南省乃至全國脫貧攻堅一塊難啃的“硬骨頭”。在全州上下如火如荼“戰貧”的過程中,得知建檔立卡貧困戶楊趙才家生活窘迫,收入不高的桑南才毅然取出多年的住房公積金,將這10幾萬元的“巨款”借給楊趙才一家,發展運輸和山羊養殖,今年已成功“摘帽”,成了當地第一批脫貧的人家。圖為桑南才與楊趙才父親桑才益交談,了解生產生活情況(5月11日攝)。

  同時,桑南才積極響應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怒江州分公司大力發展農村電商、助力農民脫貧增收的舉措,幫助老鄉們將農特產品放到線上,通過“優幫幫”“郵樂網”等郵政電商平臺銷往全國各地,助力脫貧攻堅(5月11日攝)。

  一路走來,桑南才和老鄉們建立了家人般的感情,“他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 桑南才說,自己忘不了土生土長的這片土地,要為鄉親們服務到底,直到走不動那天為止(5月10日攝)。?

【糾錯】 [責任編輯: 丁凝]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91069451
北京期货配资网